曾志豪:当小熊维尼都被DQ

2019-12-27 分类:摄影观点 作者:
曾志豪:当小熊维尼都被DQ

刘晓波之死最令人意外的,便是中共最后拒绝了「保外就医」的请求,也不肯放过刘霞。

许多人说,刘晓波是纳粹后第二位死在监狱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这个罪名会大大影响共产党的国际名声。

然而不幸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和平奖得主最终还是死在囚禁之中,但中共政权似乎没有受到什幺国际压力,欧美诸国政府没有做出实际行动要求中共释放刘晓波和刘霞。

早前特朗普忙于準备中美首轮经济对话,谈判桌上会触碰许多议题,但应该不会包括刘霞的人身自由。

刘晓波曾对记者透露,他1990年代第二次坐牢时,克林顿访华,有人曾问他要不要保外就医。当时获保外就医的便有王丹、魏京生等异见人士。

今天会有哪一位西方元首扮演昔日克林顿的角色?

以往中共政权还会受这些无形的西方压力束缚,今天人民币的雄起令西方各国的同情心下降了,专权的活动空间更大,乃至中共居然会说,关注刘晓波的国家只有9个,不到联合国成员十分之一。那种口脗像极了特区政府说的「没有上街的市民便是支持政府的沉默大多数」,无赖之至,似是要以一个中国和整个联合国对抗。

DQ议员也有同一种思维。许多人都说,把民选议员DQ,在外国早就引起骚乱暴动了。但结果香港市面风平浪静,没有支持者做过激行为,就连立法会议员也不敢拿36亿元教育拨款的事情和特区政府「玉石俱焚」,最后还是「如常」地通过。

即使极权再不正常,我们的反应还是如常。于是,专制政权连小熊维尼都不能容忍,反正大活人都可以给关死了、议员都可以给DQ了,区区一个卡通人物,DQ了,你又能怎幺样?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