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善现有退保支柱 发挥有效退休保障

2020-02-14 分类:经济贸易 作者:
完善现有退保支柱 发挥有效退休保障

政府的退休保障公众谘询6月完结,社会各界就政府提出的「不论贫富」方案及「有经济需要」方案仍然意见分歧,唯一共识是认同退休保障问题已迫在眉睫,不能再迴避。2014年香港的贫穷长者人口接近30万人,贫穷率为30%,即每10名长者中便有3名贫穷长者。当人口不断老化,但退休保障未能追上,长者贫穷问题只会愈见严重。

世界银行倡议五大退休保障支柱模式,是次谘询主要聚焦香港尚未落实的第一支柱,即政府管理的强制性供款。香港虽然已落实其余4条支柱,即社会保障、强积金、自愿性储蓄及公共服务和其他,但部分已出现制度漏洞,未能发挥应有的退休保障作用。

对沖机制严重蚕食强积金权益

强积金作为第二支柱,理应能为打工仔日后退休带来保障。然而,现时法例却容许僱主在解僱员工时,以僱主供款部分抵消须向僱员支付的全部或部分遣散费或长期服务金,这令最需要退休保障的低薪工人晚年失去依靠。

根据现时法例,月入低于7100元不用就强积金供款。对基层工友来说,退休储备可谓完全依靠僱主的供款,当中不少是外判工。然而,在外判合约制下,工友每隔2至3年便会面临被遣散然后重新招聘的困境,僱主亦可不停进行强积金对沖,导致低薪工友丧失一大部分甚至所有原来应得的强积金。

积金局统计数字显示,2015年用作强积金对沖的总额高达33.5亿元,比2014年增加了11.6%;4万5000名僱员受对沖安排影响,每人平均被「沖走」7万4000元。此外,抵消金额平均佔受影响僱员帐户结余的一半,有66%人的强积金,其僱主供款部分更百分百被「沖走」。

综援最后安全网 应取消衰仔纸

强积金因对沖机制而失去了退休保障的功能,令基层工友年老后更容易被推到贫穷边缘,退休后就更需要依赖其他支柱,尤其是社会保障制度,当中包括综合社会保障援助计划、高龄津贴、长者生活津贴等。

根据政府统计处数字,2014年有28万个住户有60岁或以上的长者而每月入息低于每月平均综援金额;但社会福利署的数字显示,在2014至2015年度,包括60岁或以上受助人的综援住户数目只有约15万宗。综援是贫穷长者最后的一个安全网,但从上述数字看,长者却不太愿意接受这个保障,相信主要原因是「不供养父母证明书」这个规定,令他们处于非常为难的局面有莫大的关係。

现时,经济上有困难的长者申请综援,如与家人同住,便需以家庭为单位提出申请,同住家人需一起接受经济审查。如果长者与子女分开居住,成为独立的家庭去申请综援,申请时就需要其子女签署「衰仔纸」,表明子女不会或没有能力供养父母,并通过入息及资产审查后才可获发综援。

「衰仔纸」的规定,令子女面对极大的道德压力,负上「不孝」的恶名;而不少年老长者希望顾全面子,亦不愿意子女签署「衰仔纸」。最终令不少有经济需要的长者不申请综援,改为透过其他援助金额较低的资助如长生津或生果金去维持生活。由于相关援助金额不足以应付基本生活需要,部分长者因而被迫继续工作,或以拾荒帮补生计,未能安享晚年。

另一方面,政府近年大力提倡「居家安老」,以解决长者服务资源不足的问题。然而,综援制度限制所引伸的结果,却有违「居家安老」的原则。目前与子女同住的贫穷长者不能独立申领综援,其家庭成员亦需接受经济审查;不少长者迫于无奈之下,选择搬出以便通过审查,因而失去家人照顾。虽然社会福利署表示,部分有经济需要的长者就算与其他家人同住,仍可根据个别情况,获酌情批准独立申领综援。但这类个案少之又少,2014至2015年度只有13宗,2015至2016年度更只有9宗,根本不足以应对问题。

完善退保 由取消强积金对沖开始

政府将会在明年首季向公众提交退休保障谘询报告,在此之前政府更应把握时间处理现行零支柱及第二支柱的问题,方能让各界聚焦讨论,以助建立稳固的退休保障支柱。

财政司长公布自今年7月起政府在评审外判服务合约标书时,须将投标者建议的工资和工时纳入评审準则,鼓励外判商提升工资水平。乐施会认为政府作为全港最大僱主,应进一步带头取消强积金对沖机制,保障合约及外判僱员的退休生活,向全港所有僱主树立良好榜样。

另外,政府应取消「衰仔纸」的规定,申请综援的长者只需要声明自己没有接受子女供养,便合乎申请资格。长远而言,应容许有需要长者独立申请综援,避免长者因综援申请资格所限而与子女「分居」,令合资格的长者一方面能获得政府的经济支援,同时能获得家人的居家照顾。只有全面检讨现行政策,方能达到居家安老、老有所依,令长者过更好的退休生活。

上一篇: 下一篇: